我可以闷骚,你不可以明扰

Anonymity | | 访问(241)

  闷骚是指那些外表冷静内心狂热,沉默而实际富有思想和内涵的人,一般不会轻易表达喜怒哀乐和情感变化,偶尔在特定的人或是某种环境中,又会表现得更加出人意料。也许是现世的皆大欢喜,也许是另一种终身不渝,这样高情商的人不论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,结局都不会太差。

  我不认为“骚”这个词全为贬义,生活里用“骚”来骂人的多半是女人自己。一个“骚”字里藏着百媚千娇,闷骚其实就是风情的代名词,需要更多的文化底蕴和自信,懂得所谓个性首先是为自己保存的,不是拿去在他人面前表演或是争宠的。闷骚也是东方美学精神的体现,若隐若现,欲说还休。裙子不短一点,举止大方得体,唇上的一抹樱桃色,飘过的一缕妩媚香,留下的一丝微微笑,桌上的一张照片,枕边的一枝独放,可以漂亮到惊艳,可以才华到横溢,这些都是妖娆心境的细微出处,让人欲罢不能。

  “骚”不是把露得多当性感,把挑逗暧昧当风情,所有流于表面的做作都是令人作呕的,真正的“骚”是外在的温婉知性,内在的狂野克制。“我想要很多很多的爱,没有,就要很多很多的钱,如果两样都没有,起码我还很健康。”亦舒的这句话是闷骚女人的生活哲学。闷骚的女人,外表温婉内心狂野,是女人中的女人,最是那一低头的娇羞里,风情万种又百媚丛生。在生活里活色生香,在婚姻里幸福美满,在女人间优雅出众,在男人间光彩无限,岁月的流逝只会让她生出了些许仙气,悠悠一缕便长生不老。

  在民国时期的才女中,林徽因比萧红和张爱玲等都显得更全面一些,人生际遇也更加幸运。她在诗歌、小说、散文、戏剧、绘画、翻译等方面成就斐然,建筑学家的科学精神和作家的文学气质揉合得浑然一体,让她几乎标志一个时代的颜色。大家闺秀,出众的才,倾城的貌,与她一起长大的堂姐妹,几乎都能细致入微地描绘她当年的衣着打扮,举止言谈是如何地令她们倾倒。林徽因的情感生活也像一个春天的童话,幸福而浪漫,与丈夫梁思成相亲相爱,相互扶持一生不渝。喜欢热闹的她,交际起来洋溢着优雅迷人的魅力,又不会让别人萌生半点轻薄之意。面对这样的女子,倘若还要纠缠她的情感,那个为她终身不娶的哲学家金岳霖的真诚,最能够说明她情感的品质。

  冰心笔下的《我们太太的客厅》,讽刺过以林徽因为主的一帮太太“商女不知亡国恨”。林徽因一生傲人傲骨,即便晚年病重有些失声的她,为保护北京古建指着吴晗的鼻子怒斥,那副学者的脊梁和言语的深情,依旧让在场的男人惊为天人。“客厅”中被爱慕者众星捧月,穷乡僻壤荒寺古庙与梁思成考察古建,早年名门出身被众人称羡,战争期间繁华落尽亲自上街打油买醋,青年时旅英留美,深得东西方艺术真谛,英文好得令人赞叹,中年时一贫如洗,疾病缠身仍执意要留在祖国。她留世很多照片中,我们看到的都是她美丽且风情的影子,温婉、精致、可爱、优雅、轻笑,眼神中流露另一个清澈的世界,那里有她狂热且克制的大爱。“太太的客厅”倒是恰到好处地反映出一个女子的思想情趣,以及大家闺秀至始至终不变的生活腔调。有谁知道凤凰的快乐?那是因为她在烈焰里与奇迹来了个狭路相逢。

  闷骚也不是女人的专利,这种气质在男人身上也能够被演绎的荡气回肠。金岳霖先生也是率性而行,按自己的志趣去生活和做事,从不为名利所累。他青年时代起就饱受欧风美雨的沐浴,生活相当西化,加上一米八的高个头,仪表堂堂,极富绅士气度,在英伦留学时常手挽穿着入时的金发洋妞,令当时中国穷学生很是艳羡。另一面他钻研逻辑学,一生均以理智驾驭情感,从未向心上人表白过。林徽因去世多年后,一天他请朋友吃饭,众人好奇,他才婉转道出:“今天是徽因的生日。”众人唏嘘不已。金岳霖先生终生未娶,始终如初见般,默默爱了林徽因一生。这样的女子再风情再高调,也是容不得别人菲薄的。

  闷骚的男人在女人面前只会表现他的教养、气度、沉稳和自信,不会夸夸其谈,不会油腔滑调,不会莽撞行事。对女人反而更加体贴入微,关心呵护,举手投足就已经魅力自现。但他深情的眼神包裹着强大的杀伤力,得体的话语隐藏着无法言传的深情,细微的示意蕴含着诱惑的动机,温馨的关切体现着相爱的渴望。只有在一些有教养又有内涵的男女之间,爱是克制,情是牵挂,白头到老是一种幸福,相望江湖也是一种荣幸。

  可以闷骚,这是春光乍泄式的令人惊鸿一瞥,久久难忘才是重点,但你不可以明扰,任何一览无余的故意挑逗都属于东施效颦,好这口的人层次也不会高。无论承认与否,闷骚都是一种境界,代表精神文明与物质文明的共同进步,也是有品质的人表现出的生活姿态,应该是有趣的,或是克制的,但绝不会是过分的,或是有失体面的。

  闷骚还是高情商的体现之一,如今人们面对的是快节奏生活,高负荷的工作和复杂的人际关系,没有较高的情商难以获得支持与成功,甚至会影响到智商的发挥。提高情商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提高自己的修养,控制自己的情绪,坚持表里如一的生活状态,对一切美好的事物永远心存向往和感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