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青春期里的朋友更长久?

Anonymity | | 访问(231)

  上班以后,我经常反复思考一个问题:拿什么证明自己年轻过或正在年轻着?年龄这个词太过符号化,毫无具体表现力。容貌又非那油墨画中的纯真童颜,何谈永垂不朽。想来想去,把自我搁置在洪荒宇宙中任凭历史侵蚀和评判的这种行为,怎么看都是种不负责任的表现,唯一能为“年轻”所证明所辩白的,恐怕不是自己,而是身边朋友。

  越长大越觉得对镜映照的玄妙,人生啊,总应该有几个可以于沉默中互不尴尬的对象。

  你的品行,你的选择,你的对号入座,你生命中有意无意的一些相遇和错过,在对方的身上都显示并记录得一览无遗。就好比,你都早已不记得自己当初失恋后的心酸惨样,聚会时无意被提及,身边好友却是第一个出于心疼站起来说“嘘”,甚至那一霎,你还傻乎乎的反应不过来这是为什么……生活中这样的例子太多了,日子虽白驹过隙,感情却生生不息,朋友间的习惯和故事终将合二为一,如影随形。

  可我为什么单单说,青春期里的朋友会更长久呢?既然友情都是在倒影里存活,又岂会有间距之隔?

  这话虽没错,却忽略了各自发生联动时的环境,青春期里的好朋友大多是从校园起便苏生延续,大家在对外界并无太多主观判断之前,就被命运抢先安排在一起。这些人,她们和你成年后遇见的任何群体都不一样,她们的出现毫无任何企图和仪式感,莽撞而炙烈,不懂掩饰真实情绪,不过分纠结于社交礼仪,也不太会计较得失利益,她们是这世界上除却亲人之外最无根源无条件的取暖体。她们有双位数的钱包,就不会给你单位数的好。

  和她们在一起,你永远不用掂量着说话,永远不必担心出糗,察言观色这种微妙手段更是一片须臾。放屁打嗝喝酒失态,矫情抱怨撒泼骂街,她们通通帮你包圆儿或是纵容般扎堆到一块儿。

  风雨肃然,助你栖息。

  来日锦瑟,不攀得失。

  这些人,她们了解你、爱护你的方式与密度,甚至都远超过你自己。

  拿我自己来说,每年过生日,所收到最多的礼物几乎都还是来自青春期里的圈子。她们雷打不动的凌晨信息,她们千里迢迢的浪漫惊喜,她们用尽自己的心思为我铺织一天的少女梦,即便相隔异地,也从来不会忘记彼此最重要的日子。每次收到礼物,我都忍不住喃喃自语:“真是太了解我了,这些喜欢的东西我自己也未必记的全、寻的到!”可她们却能准确无误的戳中泪点。偶尔想想,这些朋友还真是我年少诗意的存在。

  摸着对方清晰的骨骼迈步,直渐时光混合碾成平凡路。

  在青春期朋友的身上,有无数个“你”的分身。上面所说的美好与亲密固然有,那些动辄怒气欲语还休的小烦恼却更加少不了,我身边有一位朋友很是霸道,相识十年,我们之间大大小小的争吵置气若兑换作有形物质,恐怕连起来也能绕地球几圈了。我们两个没有太多交集的爱好,没有足够激情去头脑风暴,还经常因为一点芝麻绿豆的小事起争执,动不动就脸红脖子粗,最糟糕的时候只差破口大骂厮杀平生永不相见,可下次碰头,却又出于本能的启动删除不愉快模式,迅速和好。

  “你们之间真有那么亲密吗?”

  这种交往模式被很多人不理解,于是提出质疑。可我的答案一直都是yes,在无意识观察和剖析别人心迹的过程中,逐渐得到自己更明朗的笃定。看着她,就像看着自己一样,我所厌恶她的坏脾气不也正是自己想要改掉的小心眼,她的倔强,我的偏执,她的不肯让步,我的无理取闹,这些人性中最坦然又最隐秘的情感,如果不是在最亲密的人面前,一般是不肯轻露的。

  若我们找不到一个人来正视自己的龌龊,那活着该是件多么无趣的事。

  虽然照成年人的择友标准来看,兴趣和等价交换才是一切交往的首要前提,谁都不给谁惹麻烦,谁都不给谁招负面情绪,我们愉悦的、充满人道主义的定时聚首再默然消失,不留痕迹不伤和气,这些固然都是好事,可也没有必要因此就放弃那些青春期里误打误撞相识的朋友。(指代一些关于“既然你们都吵成那样还干嘛和好”的伪命题抉择)

  逻辑即逻辑,推理无意义。

  归根到底,朋友不是一类关系,而是一种状态。恰逢于正面愿念和善意行动中,不支配,不深究,彼此之间正如玻璃杯与白开水般温吞而持久,过分粘稠带有现实企图的颗粒不适合搅拌其中。

  你慢慢会发现,从青春期浪荡过来的那些朋友或许不能处处懂你,或许不能日日陪你,但却能始终完全放心的倾付给你一腔义气。江湖无辜,成年人常因各种各样的因素聚合到一起,却始终无暇顾及或来不及深触心意。有多少同事各奔前程后就再不联系?有多少俱乐部成员一旦退出就无法被铭记?有多少聊了大半年,自以为很亲密却最终因为一句玩笑惹恼后就拉黑的朋友圈暧昧对象,从此萧郎是路人?

  时间最终会带来不上锁的答案。

  人这一生能有几个十年,岁月徜徉,到头来历经人世磨平了心肠,苍老出慌张,最依赖最想念的恐怕还是青春期里那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。

  为什么青春期里的朋友更长久呢。

  因为,她们不是你青春里的一部分,她们就是你的一整个青春。人可能会遗忘掉课本大纲,却永远不会放弃追逐毕业那晚温柔的月光。缝合在时光背面密密麻麻的记忆阵脚,凭借着熟悉气息,即可勾勒出那些鲜活而明艳的少年面孔——她们,就那样站在原地依旧轻易拆穿你的逞强,读懂你的欣喜若狂,在你最无助的时候借半个肩膀。

  所有青春期里的朋友,都和你对这世界微弱的小野心长在一起,历久弥新,从未有片刻膨胀。

  生命如逆旅,有人催你一同前进,有人为你祈祷滞留。

  能在后者面前永远做个少年,也挺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