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还不如一条狗快乐

Anonymity | | 访问(190)

  昨天下班的时候,在公司楼下被一个黑色泰迪吓到。

  它几乎是以极为兴奋地状态冲到我的脚下,我还没缓过神来的时,它又以同样状态发了疯的冲了回去。

  我仔细盯着它奔跑的样子,两个耳朵忽闪忽闪的摇动着,四条腿儿感到无比的轻盈,整个身体都像是飘起来了。当我拐进地下通道走在下去的楼地道时,我想,我他妈的竟然还不如一条狗快乐。

  这一个场景,从昨天刺激我到现在。

  就像不久前,我忧心忡忡地走在马路上,看见一个七八岁的男孩,正在满脸无邪地认真地摇着他手里的可乐。

  这都让我油然地羡慕。

  还有4天,我就26岁了。

  那天看完一本书,百感交集。我跟一个朋友说,我突然感同身受的难过,为我现在的生活。

  他问我,你现在生活的烦恼是什么?

  一时间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,于是我反问他,他现在的烦恼是什么。他想都没想,回答我,是钱。

  我们都需要钱,但是钱并不是我能脱口而出想到的第一个烦恼。

  我觉得一个人变得沉重,不单单跟钱有关系。跟家庭,事业,感情,成长,都有关系。

  那一刻我觉得这所有经历的和在发生的在期待的一切,都变得无比的模糊。是的,我们比从前坚强,拥有了很多,我们甚至可以瞻望到信心十足的以后,但是我们并不如从前快乐。

  那些生命里的小幸福、小快乐,早已经成为奢谈。

  曾经拼命想要长大,长成自己想要成为的模样。

  而最可悲的,不是没有成为自己想要的样子,而是越来越接近自己想要的样子,却还是很不快乐。

  我甚至无法花一个准确的时间,去集中思考一个准确的问题。抛开工作,只想感情,或者抛开感情,只想工作,谈谈理想。但根本不能,它们已经交织成一片,融为一体,我没办法只顾其一。我知道,只有这样,活着才算完整。但是这样的活着,代价可真沉重啊。

  你越坚强,越不渴望遇见一个彻底了解你的人。

  更多的时候,你都很清醒的明白,不是不渴望,是根本没有人。这个意识,已经在我心里根深蒂固,不管我曾如何快乐,如何悲伤,如何寒冷,如何绝望,都没有人能彻底地了解与分享。每当我想到此的时候,我不知道爱一个人还有什么作用。

  那些已经发生的,会植根于我的心底,在无数个活着的白天与黑夜,拿出来咀嚼。

  那些未曾发生的,不管我身边有谁,我仍需一个人去迎接。

  从我们变得成熟与坚强,我们就开始变得难过而复杂。

  我并不是一个消极生活的人,甚至我崇尚积极乐观的活着。但这一切都并不妨碍,我忧伤。就像我忧伤,但并不妨碍我乐观的生活,积极的工作一样。

  哇,当你想得清透一些之后,你会发现生活真是一个巨大的坑,而自己深陷其中,那里看似有很多个出口,其实又没有出口。

  那天去参加活动的时候,一个四十岁的老师说,他觉得自己的人生还很长,如果活到七十岁,还有三十年要走。他说,我现在是老了,但我还会更老。

  这句话,其实戳中过我。

  因为过了二十五岁之后,我就开始对生命产生恐惧,进而是敬畏。过了二十五岁,我突然觉得人生是那么短暂,我应该抓住每一个朝夕。我应该爱我的家人,爱我的朋友,努力工作,早一些实现理想,有一份自然而然的爱情。(所以,我开始找男朋友,并且不觉得害羞或者羞耻。(*@ο@*) )

  因为,当我见到一个人的时候,我会神经质地想,这一辈子可能最后跟他见面。以前回家的时候,我只是觉得爸爸老了,倍感苍凉。但是现在我会强烈的感觉到,我与他之间,是见一面,少一面。这是一件太过可怕的事情,我是如此爱他。

  当我见到八十多岁的奶奶,白发苍苍,被病痛折磨,那样艰难的维持生命地时候。我发现,不管我给她再多的爱,我都留不住她。不管我把她抱得再紧,我根本留不住她。

  当我看见七岁的妹妹,我真希望她永远不要长大。她可以一回家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看一下午的动画片,她可以一有时间就出去跟小朋友玩耍。她每天担忧的是她的语文老师太过严厉,还有中午吃饭时候拼命要写完的数学试卷。她会的唐诗只有那几首,她“喜欢”的男孩永远只是她的同桌那一个。她只要玩具熊和漂亮地衣服,她可以跟我一直骑车去野外兜风而不觉得很烦又很无趣……她一直那么爱我,不会因为爱情、生活、金钱,远离我。

  我预感我会跟DD有一场分离,她有自己的爱情,有自己的家,我也一样。

  我预感人生会更加复杂,比如有人相爱,一起成家,比如事业有成,我的改变,我踏上梦想的征程,早已经不再一样。

  我甚至清楚的知道,这些担忧并没有什么用。人生还是以这样的轨道和速度在走,可能今天我很失落,明天我又觉得生活尽是美好。

  所以那天,那个姑娘跟我说她感到沮丧。我跟她说,要习惯。因为生活就是这样:一阵子你欢喜雀跃,一阵子你会像狗一样沮丧。但是这两种状态都不会持续到永远,难过的时候,想到这个,就能给自己最大的安慰。

  咦,我只是简单的说了几句,姑娘觉得是莫大的安慰,她突然觉得好温暖。其实我完全能理解她的心情。就像有一次我无比失落的一个人去屈臣氏买东西,突然一个陌生人帮我捡了掉在地上的五毛钱;就像某一天我无比虚弱的坐公交有一个阿姨下车时拉了我一把,让我坐在她的座位上;就像是某一天我被一个作者虐,而有另一个作者跟我说很喜欢我。这些跟费尔南多·佩索阿失落地去用餐得到了服务生一句“您吃得难么少,心情不好吗?”的安慰,一模一样。

  生活故意这样,它从不让我们彻底地绝望。每当我们万念俱灰的时候,它都会给我们一点光,就只是那一点点的光,就可以照亮整个心房。

  所以,可悲的是,即使我不如一条狗快乐,我仍要充满希望的活着,并且要做到明天会比今天更精彩地活着。